奥巴马式社会福利改革还能走多远
英国巨大的文学家狄更斯曾在他的名著《双城记》中写道:这是最好的年代,这是最坏的年代;这是才智的年代,这是愚笨的年代。关于那些长期以来等待社会福利变革的美国民众而言,这样颇具反讽意味的警句恰是他们所在年代的真实写照。两个月前的大选日,奥巴马的胜选标志着民主党的社会福利项目和医疗变革得到了大大都选民的支撑,罗姆尼誓词废弃奥巴马医改法案的承诺跟着共和党的败选而云消雾散。可是随即众议院议长博纳就顶替罗姆尼,同白宫和国会中的民主党首领打起了政治擂台。在历时两个多月处理财务山崖问题的商洽中,博纳和其他共和党议员们不断要求民主党在减少政府开支特别是社会福利项目上做出退让,以交换在减税问题上讨价还价的地步。社会福利,已然成为了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政治缠斗、白宫同国会政治博弈、福利获益集体同医疗等特别利益集团政治反抗的中心舞台。不只如此,社会福利更成为左右美国财务和经济走向的最紧迫问题。许多美国民众都以为美国是当今国际上最殷实的国家,好像美国的政治家和媒体从前向他们宣扬的那样。可是便是这样一个殷实的发达国家,每七个人中就有一个短少医疗保险,而这一集体的肯定数量足足有四千万,是加利福尼亚州和马萨诸塞州的人口总和。假如依照国际卫生组织的规范,国际首要的发达国家依照医疗保险水平排名,美国只是位列第37位。仅有一项独占鳌头的目标竟是平等医疗福利下的医保花销。美国的社会福利,特别是医疗福利不只不如世人幻想般的优胜,反而处于适当困顿的地步,而且长期以来医疗变革每获得任何一点发展都反常艰苦。一百年前,当美国深深堕入大惨淡的极端困难时刻,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的新政中推出了全新的社会医疗保险,成为今天美国社会医疗保险制度的发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促进林登·约翰逊总统签署法案,正式推出服务于老年人的社会保险(Medicare)和旨在协助低收入集体的医疗补助(Medicaid)。这些与社会保险(Social Security)一同构成了美国的社会福利项目。惋惜的是,近几十年来,美国的社会福利变革的发展总是未能与国家财务力气的健康状况以及满足的变革政治志愿相和谐。换句话说,美国往往是在不恰当的时刻和不恰当的环境下做出了不尽合理的挑选。克林顿政府虽然在第二任期中前史性地完成了数十年来美国财务可贵的预算平衡,却在推动全面医疗变革方面功败垂成;小布什政府通过了充溢争议的处方药变革方案,必定程度推动了医疗变革,却与此同时实行了巨额的减税方案使得美国政府债款不断激增,社会保险资金不断被借用于补偿联邦财务开支缝隙;奥巴马政府面对空前的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难题,在巨额国家债款和政府预算赤字的状况下进一步寻求全面推动医改的很多资金。纵观美国的社会福利变革前史,在握有满足的经济资源的状况下往往短少合理的举动导向和满足的政治一致;而在雄心壮志的政治志愿主导下,窘迫的财务状况又使变革堕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奥巴马就任总统以来,社会福利变革日益成为两党政治比赛的中心问题。在2012年的大选中,环绕医保的尖利政治争辩就继续不断,而这一争辩在未来几个月会因美国债款上限和联邦开支减少的问题而愈加剧烈。共和党必然凭仗国会众议院的大都优势向奥巴马和参议院建议连番政治攻讦。巨大的社会福利项目何去何从,将在不断地政治争持中见分晓。假如说在社会福利项目的挑选、掩盖规划和获取资历方面,民主与共和两党之间的政治争斗首要表现的是两边在意识形态方面的不合的话,那么两边在财务开支的困境和未来社会福利的经济远景问题上则有着更多的一致。美国正在面对越来越严峻的社会福利扩张所发作的财务压力,并有或许触发债款的井喷而使得美国政府损失经济生机和举动才能。美国的政府开支一般能够划分为六个部分,包含:医疗保险、医疗补助、社会保险、军事开支、其他政府项目开支以及债款利息。前三个部分归于强制性开支,一般的美国公民都有权力享用这些福利。第四和第五项开支归于自在挑选性开支。以往,社会福利开支只占财务预算的三分之一左右,而现在这一份额现已上升到了三分之二,而且出现进一步扩展的趋势。受此影响,美国的国防开支以及包含教育、交通、基础设施建造在内的公共项目都将遭到减少。因为选用更为先进的医疗技能和贵重的药物,以及医师、护理和医疗科研机构的开支添加,医疗保险的价格继续上涨,社会福利项目本身变得愈加贵重。更为糟糕的是,二战之后涌现出的婴儿潮(出生于1946年至1964年的美国人)将在未来二十年内到达65岁的法定退休年龄,到时超越8000万人将具有享用医保的资历。现在大约14个劳动者供养一个退休者,到了2025年这一份额将变成2个劳动者供养一个。老龄化的日趋严峻将使得社会福利项目面对极具添加的开销压力,本来为联邦其他开支供给资金支撑的社会保险将从净收益转为净开销。假如任由这种状况发作,则未来的几十年内,美国的悉数财务开支将都用来付出社会福利以及债款利息,而且如此巨大的社会福利项目有朝一日也面对着破产困境。共和党议员一直在打击奥巴马政府推广西欧式的社会福利变革,而且用奥巴马医保(Obamacare)这样的字眼挖苦美国的医保法案,可是他们也不得不清醒地意识到美国民众未来也离不开社会福利项目。关于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而言,这不只是是一场抢夺选票的政治博弈;关于整个国家而言,这也不简单是一场检测怎么平衡预算的脑力风暴;关于美国民众而言,这也不是一场从医疗职业抢回自己权力的政治运动。实际上,这是一场事关美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机的全方位检测,在现在这是一场日益恶化着的危机。亦如狄更斯所言:这是崇奉的时期,也是置疑的时期;这是光亮的时节,也是漆黑的时节。站在第二任期的起点上,面对着构成愈加多元化的国会,奥巴马有必要首要寻觅到达到两党一致的途径,带领美国走出这场危机,从头康复社会福利重压下的美国生机。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